首頁 > 燃Ran > 正文

藝評:藝術家與他們的理想觀眾(下)

2013-07-18 18:32 作者:陳陳陳 來源:三聯生活網·燃Ran
藝術品的成功與否,和藝術家的成功與否不同,尼采說藝術作品在制作完成后和藝術家就分離了,就像一個生下一個孩子,他會自己成長,成熟,會以自己的狀態去接觸觀眾獲得觀眾,作為藝術家的角度角度過于沉湎于藝術作品的成功是沒有意義的,世界上沒有大家都喜歡的藝術作品……

當我們能夠確定一個作品的理想觀眾的群體,于是就出現一個理想化的藝術評論流程,藝術家開始了創作,并在創作中產生了理想觀眾,該理想觀眾在創作過程中不斷給藝術家引導,藝術家的創作理念包括理想觀眾的成分自身也伴隨著創作行為的進行而發生著變化,最后“他們”與藝術家共謀了,雙方都滿意了,我們可以說理想觀眾幫助藝術家完成了藝術品,這是美滿的結果,如果要補上一句的話,根據最后的理想觀眾的成分情況也同時決定了對該作品有欣賞基礎的人群的構成情況。也就是說,粗略的確定某件作品的受眾群體是完全可能的,只要作者愿意袒露一點他的理想觀眾的成分。

隨后觀眾前來觀看作品,優先要注意的是“理想觀眾的活體”,他們是擁有欣賞基礎的人,是做出理想評價的理想群體,另有一部分人也是有欣賞基礎的人,他們或是文化精英,或是業界權威,他們大部分可能可以直接欣賞后作出不錯的評價,一部分感興趣的人會通過閱讀簡介,了解背景資料,溝通作者本人等等途徑,成為了擁有欣賞基礎的人,依然可以欣賞后作出評價,另一部分人始終未能成為有欣賞基礎的人,他們或者走馬觀花,或者先入為主,或者心浮氣躁,他們欣賞后也作出評價。這就是我們擁有的全部,我們通過判斷,可以篩選出有欣賞基礎的人的評價作為最后綜合評價該藝術創作行為的有力依據。

說完了理想模型,再來看看現實中的藝術評價過程,藝術界潛規則在此暗流涌動.

1. 現實中藝術家會公布其理想觀眾是誰或哪個群體嗎?聽起來有些可笑吧,這是一種多么“不大氣”的作風啊,這就好比一個科學家公布了一組結果數據,并附上了過程,資料,公式等等,好讓別人可以驗算,哪個藝術家會如此“不解風情”呢?

2.變相的不公布或者公布的理想觀眾是一種不可考的對象。比如當藝術家被問到該作品的理想觀眾會是誰的時候,他的回答是全人類,這不是說不可以,是這種回答取消了問題的意義,因為沒有大家都喜歡的作品,也沒有大家都討厭的作品,這個取值范圍一旦是全集,就不會有什么有營養的結果了。

3. 他的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或者沒有涉及這一方面的描述,例如藝術家說該作品是做給神秘的某人的,而某人的身份屬于隱私,通常不會再有人進一步詢問,這還讓觀眾在欣賞的時候帶有一絲神秘感。

4. 他的回答是有緣人,此種情況比較普遍,比較常用,也確實可以理解,說作品做給有緣人就相當于是說你覺得作品好的話你就是我的理想觀眾,你覺得作品不好的話你不是該作品的有緣人,所以你的負面評價變得沒有意義,只能夸不能罵,該情況作為藝術家意義在于剛展開藝術創作的時候,在作者本人的心里使用這一種無敵戰術,能幫助藝術家建立信心,減少創作的顧慮,增加完成成品的幾率,但是對健康的藝術評論無疑是大有阻礙的。

5. 其理想觀眾為歷史人物或者神話人物,雖然也屬于說了沒說的狀況,但缺給觀眾帶來一種浪漫情懷。

6. 謊稱理想觀眾,例如某藝術家公開為某某特殊群體創作,且對該群體是否生效其實是可以考證的但是沒有人那么去做,那來到展廳觀看的觀眾只能自己通過藝術家提供的或者展廳里的信息模擬該人群去體會,這本身就很不對頭,因為觀眾會感動于該作品對特殊群體的生效后的社會治愈功能,而該特殊群體可能對作品根本沒什么感覺,形成了一種"單純被提出的情懷",這種建立在遮蔽理想觀眾的成功很成問題。舉例,某藝術家說自己的作品是為山西煤礦礦工做的特別創作的,運用了大量的礦工的素材且聲稱礦工如果看到該作品定會留下傷心的眼淚,觀眾在欣賞該作品的時候預先就被暗示該作品對山西煤礦群體是生效的,于是為之動容,但是讓礦工看懂作品絕非易事,可能該作品因為藝術家藝術水平的不足沒能讓我礦工找到感覺,在這種情況下,藝術家真正的理想觀眾其實不是礦工本身,而是那些對礦工題材有側臨之心的觀眾。

隱秘了理想觀眾的做法都導致評論界無法準確的理想的限定一個理想觀眾群體,也就無法對該作品好壞做較正確的較純粹的判斷。更有甚者,先找到對作品十分贊賞的人群,然后在宣布該人群為其理想觀眾人群。這就是現在當代藝術評論的一個問題,由于我們還很不習慣作者公布實現理想觀眾的情況,對作者來說這個需要膽量,因為一公布,便直接能夠判斷作品是否生效。這些說實在的無關于藝術,是藝術界問題。

那么不公布理想觀眾的情況下,我們的評價體系是怎么完成的呢?我想說"亂世埋沒不了英雄"。

首先,藝術批評家,藝術評論者,藝術研究人士,圈內權威人士,文化權威人士等等就扮演了“萬能理想觀眾”的角色,由于學識淵博,底蘊深厚,能夠對各種藝術進行較好的欣賞,給出較好的評價,他們形成中流砥柱。

其次,欣賞作品的條件是欣賞基礎,而不是成為理想觀眾,知道了理想觀眾只是能夠明確欣賞基礎,不知道的話觀眾也會通過自己的理解,根據作品的形態,內容,所提供的背景,以及對藝術家的了解,對藝術評論的咀嚼吸收,模擬了一個理想觀眾填補上去,然后用相應的欣賞基礎對作品進行欣賞,并且在宏觀上,填補的理想觀眾有一定的通約性。

比如說某一個藝術家制作的一個環保主題的作品,是一個木材,用小刀不停的刮,按照年輪刮出內部的小樹,下面部分還是保持工廠木材的原樣,這個一件作品,應該普通民眾,政府官員,伐木工人,木材店老板,超市收銀員,文化人士,都能讀出基本一致的意思,大家都能發現木材最“經濟”指向了工業大生產,樹苗指向了自然,兩者的沖突為該作品的核心,這里不需要作者的解釋,作品本身通過出色的運用公共經驗,傳達了作品的意思,觀眾一看就能明白要拿出什么樣欣賞基礎來面對這個作品,全世界各地的人差別也都不會太大,一方面說明該作品在藝術創作行為上確實成功,也說明觀眾填補的欣賞基礎有一定的通約性,小范圍內或者全人類范圍內,都能對藝術品形成“相對共識”,這也就是為什么說偉大的藝術是超越國界超絕人種超越階級的。

因此我們事實上是用理想觀眾的生效來判斷藝術家創作的成功與否,而不是藝術家宣稱的大眾,或藝術家宣稱的知己。在不公布理想觀眾的情況下,評價依然在進行,一些優秀的作品依然能夠被集體認同,一些不夠優秀的作品也打著各自的幌子。更可怕的就是利益運作貫穿藝術的各個環節,"萬能理想觀眾"群體成了最容易節變的群體,這里不說也罷。

每位作家都會驚訝的發現,寫完的書一旦離他而去就獨立生活了。也許他徹底忘了那本書,也許他超越了沉淀其中的觀點,也許連他自己也對他難以理解了,失去了當初構思時的飛翼。那本書卻自己尋找新的讀者,他點燃料生活之火,予人幸福,使人震懾,打造新作,成為種種意圖和行動的靈魂——總之,他像有精神,有靈魂者一樣或者,但卻不是人。如果再想到,不僅是一本書,而且人的每一個行為都以某種方式成為他人行為,決定,思想的動因,發生的一切都和將要發生的一切牢不可破的緊密聯系,那么就不難察覺什么是真正的不朽,這種不朽是運動的不朽,曾經運動的東西會像琥珀中的蟲子那樣置身于萬有之中,并得以永生。(尼采)

藝術品的成功與否,和藝術家的成功與否不同,尼采說藝術作品在制作完成后和藝術家就分離了,就像一個生下一個孩子,他會自己成長,成熟,會以自己的狀態去接觸觀眾獲得觀眾,作為藝術家的角度角度過于沉湎于藝術作品的成功是沒有意義的,世界上沒有大家都喜歡的藝術作品,也沒有人有膽量說我能制作一件大家都討厭的作品,總有人會喜歡,總有人討厭,這個只是操作難度上的問題,作為一個藝術家,作為一個要把藝術越做越好的人,沒必要去失落于除了理想觀眾以外的人群的貶低,也不要滿足于他們的贊美。這些都是來自他們自己的填補,是觀眾自己完成的全套體驗,是你的藝術作品的功勞,不是藝術家的功勞。所謂成功的藝術家,就是通過自己的藝術創作,讓作品在理想觀眾這里生效。藝術作品想要在理想觀眾中生效,首要的是藝術語言的運用和創新,藝術語言可以說是共同的,在藝術語言上的成功是跨越文化,地域,階級限制讓觀眾生效的,這是藝術家的任務,是藝術家應該克服的難關,是藝術家對自己應該有的挑戰,每個藝術家心里都清楚自己做這件作品的時候理想觀眾是誰,藝術家應該直面這個難關就像技術人員直面技術問題一樣。可以不說出來,但是如果藝術家是有上進心的,就不會滿足與那些"虛名",這才能提高。

理想觀眾判斷法是一種可以避免了所謂的隨手偶得的佳作,或者是投機取巧的創作的制造大師的機會。是一種治療"亞"狀態的藥,略苦,大家都不愛喝。

[ 原創藝文欄目“燃”內所有作品僅代表作者觀點,感謝關注。 ]

網絡編輯:康晰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燃Ran”、“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