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燃Ran > 正文

藝術家和他的理想觀眾(上)

2013-06-08 15:51 作者:陳陳陳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當代藝術似乎沒有這么清楚的界限,某藝術家展出的一個垃圾堆可能和真的垃圾堆沒有分別。我們且不談那個老生常談的問題——"憑什么藝術家的垃圾堆是作品?",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判斷這個作品創作行為的好壞上。

當代藝術作品不同于架上繪畫,雕塑等等傳統藝術門類,傳統藝術有著一個相對統一的形式作為載體,至少一個作品和日常用品有著明確的分野,例如一副架上繪畫,無論它技法如何,題材如何,甚至他什么都不畫,一個畫框展在墻上,觀眾都能對其進行欣賞,因為他依托了架上形式和展示模式,因此明確的區分于日常用品并友善的貼近了一個評價體系的脈絡,說白了不管怎么樣都至少是一張畫,至少都可以說說,但是當代藝術似乎沒有這么清楚的界限,某藝術家展出的一個垃圾堆可能和真的垃圾堆沒有分別。我們且不談那個老生常談的問題——"憑什么藝術家的垃圾堆是作品?",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判斷這個作品創作行為的好壞上。

注意,這里是創作行為的好壞,不是作品本身的好壞,這是有區別的,作品本身的好壞是一個根據評判標準無限變化的懸置的疑云,這并不是在抱怨標準沒有普遍性,而是在我個人看來,對當代藝術作品用一套普世標準去評價是一件比較無趣的事情,甚至是和藝術背道而馳的事情,藝術本身就是喘息和透氣的機會,是創造新東西的機會,是提供新標準的機會,作品好不容易離開了地面,拔著自己的頭發飛起來了,突然來了一幫人用一個"為了評價而評價目的"把它再拉地面,這會很無聊也會很可惜。但是對藝術家的工作是可以評價的,而且是很有意義的。

我們通常使用作品對觀眾是否生效來評判當代藝術作品創作行為的好壞,這個生效的意思其實挺模糊的,就像小說里說的一樣,"幸福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正好相反,有著各種個樣不同的生效,比如被感動,被激發,被教育,被洗腦,或者說觀眾的能動性得到了激活,所以我們非但不應該去定義"何為生效"還應該期待更多想象不到的生效方式的出現,而"不生效"倒是可以大致把握,我們對"無動于衷"還是有一些共識的。目前我們只需要區分生效與否,所以"生效"這個概念可以暫時在后面的討論中使用。

藝術作品的生效的觀眾數量越多,該作品就越好?

某種程度上是的,但是如果單純考慮生效人數的話,應該沒有哪個當代藝術家比的上小沈陽,即便扯上介入社會,也比不上趙本山,趙本山的小品遠比當代藝術介入社會,這便很荒唐了,沿著這個思路下去,藝術的象牙塔將面臨倒塌的危險,所以光強調數量沒有意義,生效觀眾的質量也是重要的。

我們不會強求一個山區老農對抽象油畫進行欣賞,就像不能強求一個北方人聽懂溫州話的笑話一樣,所以我們要對觀眾進行文化限定,觀眾的質量不是簡單的對藝術以及相關知識的掌握或者是文化水平的高低。衡量觀眾的質量的標準其實在作者手中,觀眾的質量問題要通過藝術家的"理想觀眾"來討論。

下面是"理想觀眾"的概念解釋,理想觀眾是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由藝術家本人的想象構成的一個虛擬的生效對象,理想觀眾在創作過程中給予藝術家指引,幫助藝術家修正作品,藝術家會在理想觀眾的引導與自己創作觀的制衡中尋找平衡,最后兩者達成共謀的時候,作品完成。理想觀眾是藝術家自己構想的作品的最終接納對象。例如,某藝術家為了80后群體創作了一個作品,在其創作中很可能會自己虛擬一個或多個80后個體并考慮他們在觀看作品的時候會是什么感受,他們會喜歡嗎?他們會罵嗎?如果是他們,是否會喜歡這里紅一點,那里綠一點?當他自己的創作和他預設的80后群體達成共識的時候,自己也覺得沒什么地方需要改進的了,便可以宣布作品完成,從此作品走上相對正式的評價階段。

至此,在純理論討論中,出現了一個非常理想的當代藝術創作評價模型,型如:藝術家a以觀眾b為理想觀眾創作作品c,判斷藝術家a對作品c的創作成功與否的標準就在于作品c對觀眾b是否生效。

這里我要強調一下,模型說的使判斷藝術家a對作品c的創作成功與否,而不是作品c本身成功與否。

在這個模型中理想觀眾的"實體"對作品的評價是判斷藝術品最后好壞的重要依據,換句話說,如果這個理想觀眾正好是一個活著的人的話,藝術家做作品要面臨的難題就是讓他的作品在理想觀眾的"活體"面前生效。這是一個理想化的方式,在實際情況中很少發生。

由于理想觀眾是由藝術家自己虛構的,而虛構只能通過一些主觀獲取的有限的信息再通過自己的思維加工組合而成,不可能達到完全模擬真正的理想觀眾的活體,因此要讓理想觀眾滿意并非易事,里面提出了對藝術家收集信息,理解力,藝術表現,作品呈現等等各方面的要求,而這恰恰就是藝術家的工作所要面對的挑戰,也就是做藝術的要求,這個a(藝術家)→b(理想觀眾)→c(作品)→b(欣賞)→c(評價)→a(評價)的流程最后回歸到對藝術家工作的評價。

觀眾對藝術作品本身的解讀有客觀主觀之分,有全面片面之分,但是沒有那么明確的好壞之分,舉個例子,正常的a君和色盲的b君一起看一張畫并說出里面的內容,色盲的b君會少看到很多顏色,于是他說出來的內容會少一些,這是一個事實陳述,但不是一個好壞的判斷,因為b君對色彩信息的忽視并非什么錯誤,他們兩個都根據自己能接受到的全部信息全力的做出了自己能做出的判斷。作為那張畫,把黑白部分傳達了給b君已經是一個100分的生效過程了,而作為b君對黑白的畫做出判斷也是一個100分的表達了,實在要判斷好壞的話,我們只能說藝術家如果對特定"色盲"群體創作的時候的在藝術處理有高下之分,如果理想觀眾是色盲群體的話,把創作中心放在顏色上實在算不上是一個100分的藝術處理。于是,我們似乎漸漸的摸到了"判斷之船"上的把手了。

不擁有欣賞基礎或者基礎不足就像色盲一樣,對作品本身來說不是問題,對創作作品的藝術家來說,可能是一個蠻嚴重的問題。一句話總結,作品不管如何都盡力了,作者確不一定,沒有被誤讀的藝術作品,只有被誤讀的藝術家。由于作者對理想觀眾有一個預設,也就是說對觀眾接受信息量有一個預判,所以藝術家面對各種觀眾的觀看會緊張,會失望,會驚喜,會無奈,他的預判就是他的目標,達到預判就是成功的藝術創作,達不到就是失敗的藝術創作。

藝術作品的成功和藝術家的成功是不同的,作為創作者我們應該追求藝術家的成功。

 

 

[ 原創藝文欄目“燃”內所有作品僅代表作者觀點,感謝關注。 ]

網絡編輯:薛芃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燃Ran”、“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